像我这样天天盼着第四针以及流感疫苗接种的人,还没等到接种就被同事传染的人,何其无辜!

稿子每次出现一往情深,我就脑袋里面自动补全“使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但是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

啊,我才想起那个小不点,人还没我腰高却背了个大大的画夹。

Show thread

一早在地铁上看到一场花式撒赖不上补习班的戏。戏很足,直接靠爸爸拖。这位爸爸好辛苦!

我:对我祝福最好是,大便通畅且成型。
闺蜜(胆汁反流性胃炎患者):对我祝福最好是,吃饭时一切平安无事。
我:我们真是像一副对联。
闺蜜:是啊,横批叫“天残地缺”。

我希望编辑们写字写好点,别排版看不懂,校对也看不懂,那达不到修改的目的是不是!心急如焚,编辑写得非常难看,排版打成梵。那就算了,另外一个词,我也看不懂,编辑刚好开会,在等人回来问。

天啊,长毛象里都来多少wb名人?先是我所不熟悉的梁欢,现在来了林毛毛?请问那个是她的本尊吗,还是说这个林毛毛不过是wb的镜像?

苏伊士运河堵了,物价涨了,然后欧美嚷着基本制造业回国,然后发现不行:人工成本他们没法压低,除非用非法移民。

深深觉得国学大师关站,是辞书出版社的消费太高的缘故。是不是可以要求买库凭发票可以回社报销?既然社里说卖书也不可能赚很多钱,要走app的路。凭啥我们买库不可以当买书给报销?!

为什么南宋的皇帝,一个赛一个样衰!

XX的癫痫发作越来越少了,竟然奇迹般渐渐好起来了,已经有二十多年很少再发作。

所以到底二十多年来是发没发作过?

话说,得州为啥电力公司破产?得州前段时间大风暴,不是电力需求很旺盛?这也能破产?

A的话如同往干柴里投进了烈火,使B更怒不可遏

怎样的手能托得起烈火,投入干柴里?铁砂掌吗?

其实我觉得嘛,亚伯拉罕体系宗教(延伸过去还包括伊斯兰教)抄了之前的宗教不说,还拉踩前人。这就颇有点淘宝小广告拉踩同行的那味儿了,我敢保证,要是他们当时能和东方有足够的直接联系,说不定还抄佛教、道教、儒家思想。

Show more
ToR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