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黑泥 

某编辑:这稿件很急,你报科长叫早点排期校改。
我:多急?(你老报截稿日期吧。)
某编辑:就是很急
我:……

那边合作方是个奇葩。上周催我赶紧看稿子,现在轮到我等他们send黑马文件过来。怎么地,有钱大晒?!

diao(粤语粗口),我们食堂为什么榄菜炒豆角都要加辣椒丝?我好难顶豆瓣辣酱的味道。看看今天几个菜,就酸甜口的猪扒是不辣的,然而……食堂的猪扒如同石头一样难嚼,为了我的牙齿,只好选个看似不辣的豆角。谁知道啊!

啊,这雨什么时候停呢?我要回家!

XX排版公司新来的小魏肯定是个智障,编辑的缩空、留空标志他全然没看见。

我爸说,三文鱼有什么好吃,海鲜有什么好吃,我做的菜不好吃吗?我说,您能把花椰菜做出蟹柳味道,我就佩服你。
我妈一脸“这俩都是没得吃的可怜孩子”的表情。

23333333,稿件出现深色渐深。这错别字一二校看不到的吗?

我的茶搭子小月月真是好,竟然记得我喝果茶、奶茶要什么规格。

也是吐槽食堂的一天:肉末酸菜下啥子豆瓣辣酱?需要吗?

:3346: 魔都某些地方外卖比妖都便宜?可是我印象中,魔都一碗云吞面(两三个云吞,并且没有菜)都16的。

兰州大姐:哎呀,这个星期都在下雨,天气太奇葩了。
我(无动于衷):哦。
兰州大姐:不觉得这么下雨天气太反常?
我:龙舟水,只有猛和更猛区别。年年如此。
兰州大姐打开老家的天气预报,发现他们七天内的天气预报顶多两天小雨,其余不是多云就是晴天。

晕死,一早回来塞了一本重点书稿的核红。我讨厌所谓重点书稿!

沙雕排版公司,上一稿件我 改牛逼为“牛X”,他们直接很懂的样子,改成“牛了”。恰好,原文是"牛逼了”,这下变成“牛了了”。 :23:

简单啊,练摊要是会修车什么的,帮人修摊子。

大清早办公室跳闸,但是电脑由于是另外一条线,居然能用。无语!全层楼就我们办公室跳,概率真是很大啊。

我:妈我背脊痛。
我妈:你昨天膝盖痛,前天脚痛。
我:这回是真的痛。
我妈:不见我这个老人家周身骨痛?

我们食堂的五柳酱有葱段的,多么异端啊!

苦逼的我,边工作边用文字指导兰州大姐上oa。

Show more
ToR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