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看来,与其毫无意义地说什么相信他们之类装腔作势的话,倒不如坦诚地表明正因为他们是孩子所以才不能相信他们。这样更有利于他们的健康,我指的是精神上的健康哦。”

我对共产党不必说假话。……我要为学术争自由。我自从作王国维纪念碑文时,即持学术自由之宗旨,历二十余年而不变。

莱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所做的各种预测和直觉判断已成为当代现实生活的一部分。然而,他的作品最发人深省的并非物质与技术层面的想象,而是道德层面上的深刻思考:人的创造力能够达到何种地步?机器权限的边界在哪里?在一个机器和人类共同存在的世界里,道德的标杆将会是怎样?这些都是我们在当今文明技术发展的同时要去寻找的答案。

每次看科幻小说都会想,为什么人类会有勇气离开地球,森林,海洋,动物,蓝天,白云哪一样不眷恋…嗯,他们知道,他们只是为了人类…

在我作为研究所的毕业生加入吉巴里安的研究小组前两年,梅特—欧文基金会成立了。该基金会设立了一项巨额奖金,用于奖励能够利用索拉里斯海洋原生质的能量造福人类的人。早先就有过这样的物质鼓励,而宇宙飞船也曾经给地球带回来过许多这种胶状原生质。人们也曾长期耐心地寻找保存它的办法,包括高温、低温、模拟索拉里斯环境的人造微型大气和微型气候、防腐辐射等各种方法,以及数千种化学配方。但无论是哪一种方法,最后观察到的都是一个慢吞吞的腐败过程,而且和所有其他过程一样,它的每个阶段都经过了多次详尽的描述—自溶,离析,初级或早期液化,次级或晚期液化。

一堆用黑色金属制成的工具,和橱柜里的那些有几分相似,但全都有些走形。全都无法使用:有的像是半成品,有的失去了锋刃,还有的是半熔化状,就好像是被火烧过。最奇怪的是它们的把手,尽管是用陶瓷做成,几乎无法被熔化,但也遭受了同样的损坏。

为什么地铁里有汗那么多的人

曾有一度,有人声称会有一股“黑风”来到太原城中伤害人们。这引发了巨大的不安,每个人都带着皮鞭用以防身。[36]这种谣言与本书下一章即将讨论的中国北方关于“黑气”的谣言类似。

无论是皇帝和他的顾问,抑或是本地文化的人群(少数民族)、卜者、游方僧、乞丐等,都有可能是嫌疑人。然而当地人(包括农夫、定居于此的仪式专家或卜者,甚至当地的乞丐)通常都会有一定的社交网络,而且人们对他们有足够的了解,因此从外在看来,相较于上面提到的那些人,他们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免于受到这种指控。

基督徒在一些其他年份的事件中却没有那么幸运。从一些证据中可以明显看出,这种关联仅有官员和文人提出。一些新兴宗教团体的成员虽有被抓,不过由于他们所在团体的很多成员都是仪式专家,所以他们被抓很可能是受累于这一原因,[131]他们的供词不应被看作他们所属的整个宗教团体都参与此事的证据。

攻打孟良崮山头,敌人机枪凶,身边战友一个个倒下,只有你爹活下来。一九六八年,看了清华大学一本书,才知我也死了,是不甘心死去的念头造出一个新世界。旧世界死去的我和新世界活着的我,各不相知,互不干涉。其实孟良崮战役至今未打完,战场上的每一个人生出的每一个念头,都会诞生一个完全不同的孟良崮战役,孟良崮战役永不会结束,也无法结束。

人间亦如此,皆是你一念所幻化,想出一切物与你匹配,想出一切人与你为敌。哀哉,你在变化,你被变化。”

实际上是在特定的社会政治环境中,为了解决人际冲突而出现的。除非那些被指控者能够极好地融入当地社会,否则这些指控强大到足以推翻这些人在传统中国所享有的法律保护。明清时期的记录表明,恐惧的对象通常指向来自别处的人,诸如乞丐、游僧和商人。

“这个问题有点难啊。”光说,“如果要回溯,真的可以回溯到很久以前。极端来讲,当这个地球上出现生命时,敌人也同时诞生了。”

于是这一家庭就请来了能捉妖者,捉妖者乃一位老妇人,但还没到老虎外婆那样的年纪。老妇人在小儿旁设立桑弧桃矢,矢上系素丝数丈,并将素丝之端理于她的无名指上。当夜,孩童依旧哭啼,但随后隐隐可见窗纸上出现一妇人之影,长六七寸,并能见到她操戈骑马而行。捉妖者随即摆手低语道:“夜星子来矣。”并立刻弯弓射之,箭命中她的肩,于是妇人弃戈逃跑。随后,捉妖者越窗引线,率众人追击她。他们先捡到她所用之戈,拾起发现乃是一搓线和小竹签。接着,他们追踪痕迹至老姨所居的后房,见此线已入后房门下的缝隙,众人立刻举灯入室,却未见妖迹。突然,一位女婢大呼,老姨中箭了,众人马上去看老姨,果然见到一支小矢插在老姨之肩,而她胯下正好也骑着她所养的猫。众人立刻为老姨拔掉箭矢,但老姨仍血流不止。捉妖者命令扑杀老姨胯下的猫,此后这家人的小儿果然不复夜啼,而老姨却因此得病,数日后死去。[60]

作为一种变人生物(were-creature),这类鬼怪逐渐成为人类社会的永久成员,也是一种时刻都需要应对的永恒威胁。它在20世纪早期最著名的名字就是老虎外婆,这一名字至今仍为许多中国人熟知。形容词“老”是一种表达尊敬的前缀,它可以被任何具有其他含义的形容词(如“黑”)替代,因此需要被精准地翻译出来。老虎外婆的故事与著名的西方民间传说直接相关,如“小红帽”、“狼与七只小羊”。我发现的这些新材料也会令我们对西方传说产生新理解。[43]

台风天在家,我居然开始听cd了

世上是有无可奈何的事的。
而死亡,就是再也见不到那个人。
女儿的死带给我的就只有这两项体悟,其余的全是失落。

Show more
ToR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