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lAz boosted

没关系,开始动手就是成功,好厉害了

ToRlAz boosted

#今日宇宙流行趋势

刚刚,宇宙望远镜观测到来自72颗星球的154个标签,其中新标签17个。

所有标签中,最热门的是 #discord読み上げbot ,流行指数29.97。
新标签中,最热门的是 #navalny ,流行指数24.38。

流行指数计算公式为标签流行星球数与单一星球最多使用该标签的用户数的平衡结果(F1 Score)。

ToRlAz boosted

也不谈憋得,就说概率。
我在这里三番两次遇到的很明显歧视的人,都是大胡子人。

而且不是学生。
烦死了。

ToRlAz boosted

那个什么黑猫spam的真是烦人,骚扰一天一夜了还没消停

ToRlAz boosted
ToRlAz boosted

一时竟不知先夸贾玲练得好
还是应该先说那些抱不动女生的小鲜肉肾太虚

ToRlAz boosted

@board 赛力斯这个过年哪怕大年三十都不放假的情况下无论多远都要回家过年这个习惯是哪来的?年三十凌晨4点开车出门回家着实不是很能理解

“说服却是要赢得被影响者的心,必须要有态度的改变,包括感情的改变。虽然说服通常难以产生,但它的效果通常更持久。如果你想让一位好朋友停止吸烟,你就必须给你的朋友讲吸烟的害处或者是谈到某一位吸烟出了问题的人的经历。这可能会引起对方的兴趣或反感。重要的是,你们可以开始心平气和地讨论吸烟的坏处,包括治疗吸烟问题的费用的昂贵和不吸烟所带来的正面的效果。你可以指出对方看法中的不一致性和错误性。通过这样的讨论,对方可能最后同意要逐渐减少吸烟的次数和数量。这种变化使得你愿意答应你的好朋友为他做更多事情,直到他停止吸烟。如果你是一个成功的说服者,那么你的好朋友就会真的戒烟,而且还没有意识到这一变化来自于你的影响,而相信是他自己的决定和自己的态度。”

摘录来自
态度改变与社会影响 (社会心理学精品译丛)
菲利普·津巴多
此材料可能受版权保护。

“夫妻间的契约关系所能决定的,仅止于性行为的权利与义务,至于“性满足”的权利与义务,则不被提及。事实上,在西欧中世纪的夫妻关系指南书中,虽然写有夫妻之间的性交义务,但那是怀孕生育的手段,伴随性行为的快乐,则应当尽可能减少到最低程度。正因为如此,可能怀孕的异性间性器官接触的性行为得到奖励,而避孕或不能怀孕的肛门性交被视为背叛上帝的行为,口交、前戏也被压抑禁止。

摘录来自
厌女:日本的女性嫌恶(重制版)
[日]上野千鹤子(著),王兰(译)

皇上可以代表天道的高论,在清末民初就有很多人不信了。但是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民国号称是人民的国,偏偏不肯让人民当家作主,说要经过“军政”和“训政”这两个历史阶段之后,才能“还政于民”,实行宪政。这套说法的理论根据是三民主义。主义云云,听起来很像是天道的变种。中国共产党人揭露说,这套为“还政于民”设置条件的说法,本质是为一党独裁和蒋家王朝的专制打掩护。当然,这种揭露是很深刻的,但我觉得,宣称自己是老百姓的代理人,而且是临时代理人,总比宣称自己是天道的代表进了一步。毕竟他失去了可以永远领导老百姓的借口,失去了永远也不还政于民的理由。

这就是说,当政权大量征收苛捐杂税的时候,比较在乎荣誉的人就从村级领导的位置上退出了,这类人就是司马直那样的人物。而替换上来的,通常是敢于也善于征收苛捐杂税的人物,譬如陈奉那样的人物。更明白地说,一个变质的政府,一个剥削性的越来越强,服务性越来越弱的政府,自然也需要变质的官员,需要他们泯灭良心,心狠手辣,否则就要请你走人。这就是此前300年陈奉与冯应京相替换的背景,也是此前1700年司马直自我淘汰的背景。在这种背景下,清官和恶棍的混合比例并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定向选择的结果。恶政好比是一面筛子,淘汰清官,选择恶棍。

奥本海默还是好看的,信息量够,拍的也现实

ToRlAz boosted

祝拖站各位新年快乐,龙年随便刷

ToRlAz boosted

要说家里有什么不方便,大概是如果被老妈发现没穿内衣就会被念,戴乳贴也会因为乳摇和下垂被视为没穿内衣。
啧,于是在家时经常在衣服底下挂件内衣但不扣起来,必要时能拉带子展示给老妈看证明有穿。写出来感觉比不穿色情哈哈,实践起来跟偷偷外卖奶茶后倒保温杯里装养生差不多。愿意在面子上维护一下她的习惯和观念,反正一年也没几天要将就

ToRlAz boosted

古人以东为左,以西为右。这个定论的依据是帝王“南面而王”,皇帝面向南边,他的左手边就是东,右手边就是西。不仅是皇帝,凡庙堂殿门,基本都朝南,“凡门出,则以西为右,以东为左(《仪礼注疏》)”。所以说,江左等同于江东,江东就是江左。

曾经有人问过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是‘上厕所、下厨房’,而不是‘下厕所、上厨房’?”
有人回答,古人认为厕所的五行属水,厨房的五行属火。如果说下厕所,就成了在水下,说上厨房,就成了在火上。在水下的被淹死,在火上的被烤死。因此只能说上厕所、下厨房,并由此得出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结论。

Show more
ToR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