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英国殖民美洲,然后,怎么就突然有了美国,一直被灌输真的突然的有了,今天才好奇,这种意识是怎么出现的…

回想起你们的学生时代,感到怀念这没有问题,但是绝不要有比如‘那个时候多好啊,那是一片绿洲啊’这种逃避的想法,你们不能这样度过人生。”最后的最后他还说:“对人而言,最大的奢侈,就是在人际关系上的奢侈。

遥远的某处有人触礁沉船,在这么多的沉船前怎能无力地袖手旁观。挺住,现在我们就向你们赶去!

这世上就不存在超能力这回事。不,退一百步说,就算存在,对其产生过分崇拜也是很危险的。就算能用意念折弯勺子,又怎样?如果说折弯勺子能让人生丰富多彩,那大家都用钳子折弯勺子不就好了。

“论文”一词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名称),是日常生活的意识形态批判,或者说它们通过揭示附着在疾病之上的隐喻来揭示有关疾病(当然,不仅仅止于疾病)的那种隐喻性思考方式。

你在每个人的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都不一样。

你可能是英雄,是坏人,是朋友,是暗恋对象,更多时候只是个多余的人

我走去执着他的手,
哭着就安静下去了,
那喝醉酒胡闹的从前的友人。

梦醒了忽然的感到悲哀,
我的睡眠
不再像从前那样安稳了。

也有个年轻的英语教师,
暑假完了,
就那么不回来了。

人人的心里边,
都有一个囚徒
在呻吟着,多么悲哀呀。

可悲呀,人人都有家庭,
正如走进坟墓里似的,
回去睡觉。

想死得不得了的时候,
在厕所里躲过人家的眼泪,
装了可怕的脸相。

死吧死吧,自己生着气,
沉默着的
心底的黑暗的空虚。

生产前,里沙子参加了社区里开设的“妈妈教室”——实际上是“准妈妈教室”。不论是那里,还是后来负责接生的医院,都鼓励母乳哺育。听说喝母乳长大的婴幼儿更不容易有哮喘之类的毛病,而且母乳可以促进孩子脑部发育。对母亲来说,也会因为哺乳而降低罹患乳腺癌、子宫癌的概率。医院也提出了一些精神层面的观点,总之,哺乳可以让母子之间的联系更深,母亲可以感受到身为人母的喜悦,而且孩子就算长大后,也会清楚地记得被母亲抱在怀里、吸吮母乳的感觉。

共产国际的中国大干部发电报,说赵霖宇右倾保守,悲观厌战;正义之师,却自灭威风。在莫斯科办公大楼里上班的大干部自己没打过仗,军事地图上画画圈,比画几下纸上谈兵的赵括,但下命令让人送命果断得很,不容你反驳,帽子还一堆,你反驳,大帽子就一顶一顶摞着给你扣。”

假装睡着,勉强打呵欠,
为什么这样做呢?
因为不愿让人家觉察自己的心事。

Show more
ToR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