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应该对斯多葛主义又爱又恨…

大多数人的个性是位于这两种极端状态之间的某个位置。他们既不是天生的斯多葛主义者,也不是习惯性的不满者。然而,尽管他们可能从践行斯多葛主义中获益,但是这个群体之中的许多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需要尝试斯多葛主义——或者,就此事而言,去尝试任何其他的人生哲学。

斯多葛学派的哲学家和他们非常相像。古埃及人偶然发现了治疗头痛和发烧的方法,而斯多葛学派的哲学家也正好偶然发现了治疗消极情感的方法;更准确地说,他们开发了一套心理学的技巧,如果人们实施这套技巧,就会促进安宁。古埃及人和斯多葛学派的哲学家在他们的治疗方法为什么奏效的问题上犯了错误,但是在治疗方法的效用方面却判断正确。

我们获得了行走的能力,这是因为我们那些具有行走能力的祖先比那些没有这种能力的祖先更有可能生存和繁衍,然而,一些人利用这种能力去攀登珠穆朗玛峰,而这种活动显然减少了他们生存的机会。

事物分成我们完全无法控制的事物、我们能够完全控制的事物以及我们能够控制一些但又不能完全控制的事物。这样分类之后,我们就不应该为那些我们完全无法控制的事物而烦心了。

在他活着的时候,他主张自杀。墨索尼亚斯尤其建议老年人“在能够选择很好地死去时这样做;等得太久就不可能这样做了”。他还补充说,“好死胜于赖活着。”

他们会认定,尽管斯多葛主义对她有效,但是由于个性的不同,对他们也许就无效了。或者,在太多的情况下,他们会下结论:尽管获得斯多葛学派的哲学家所享有的自信是非常好的事情,但是仍然有其他的事情更值得追求,比如名声……或者奢华的生活。

我们发现它只不过是发酵的葡萄汁而已,而罗马人如此崇尚的紫袍,无非是用甲壳类动物的血块染成的羊毛。把这种分析技巧运用到性的问题上,马可发现性只不过是“两个人的摩擦以及一个人射精的释放”而已。[插图]因此,高度重视性关系是愚蠢的,而如果为了体验这种关系而搅乱我们的生活,那就更加愚蠢。

斯多葛主义好像就是整流器,把过于突兀的波峰和波谷都去掉了…

塞涅卡在训诫别人时太具有侵略性;结果,训诫不仅没有让人改正错误,反而只是惹恼了对方。他对自己的忠告是:在预想要不要批评某人时,不仅仅应该考虑批评是否有价值,而且还要考虑这个人是否能够承受批评。他补充说,一个人越糟糕,他越没有可能接受建设性的批评。

斯多葛主义者对快乐的怀疑并没有就此结束。他们还劝告我们有时要重视戒除其他相对无害的快乐。

我认为斯多葛主义者还提倡针对现在的宿命论。毕竟,我们显然是不能够通过我们的行动来影响现在的,如果我们所说的现在指的是此时此刻的话。我的某种作为影响到十年以后、一天以后、一分钟以后,甚或半秒钟以后发生的事情,这样的情况是可能的;然而,我的某种作为能够改变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事,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刚一行动用以影响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时,这一刻就已滑向过去,因而就不会受到影响了。

每次做某事时,我们都可能是在最后一次做这件事。这种意识能够赋予我们所做的事情一种意义和深度,而它们在没有这种意识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有的。我们再也不会在生活中梦游而过了。我发现,有一些人会感觉预想非永恒性是令人沮丧和恐怖的。然而我还是确信,我们能够真正活着的唯一方法,就是将预想非永恒性作为我们定期要做的事情来做。

换句话说,当斯多葛主义者劝告我们度过每一天要像度过最后一天那样时,他们的目标并不是要改变我们的活动,而是要改变我们进行这些活动时的头脑状态。特别是,他们并不希望我们停止思考未来、为明天做计划;他们其实是要我们在为明天思考和做计划的同时,记着欣赏今天。

过每天都好像是在过最后一天,这是什么意思呢?有些人认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狂野地生活、从事各种享乐主义的放肆行为。毕竟,如果这就是最后一天,我们狂暴地生活也不用付出什么代价。我们可以吸毒而不用害怕变成瘾君子。同样我们可以满不在乎地花钱,而不用担心明天账单送来怎么支付

除了预想亲人的死亡之外,斯多葛主义者还认为,我们还应该花时间来思量失去朋友的可能性,或许因为死亡,或许因为吵架。所以,爱比克泰德会劝告人们说,当和一个朋友说再见时,我们应该悄悄提醒自己,这也可能是最后的分别。[插图]如果这样做,我们就不那么可能把朋友的存在看成天经地义,结果就会比不这样做从友谊之中衍生出更多的乐趣。

1984是对的,欲望是所有事情破绽的源头…

作为一个成人,马可非常需要斯多葛主义所能提供的安宁。他生病,大概是有溃疡。他的家庭生活也是一个痛苦的源泉:他的妻子似乎对他不忠,而且在她为他所生的至少14个孩子中,只有六个存活。除此之外还有随统治一个帝国而来的压力。在他统治期间,有无数的边境叛乱,马可经常亲自去督战,平息部落的反叛。他自己的官员——最著名的是阿维狄乌斯·卡西乌斯(Avidius Cassius),叙利亚的地方长官——也背叛了他。[插图]

爱比克泰德会告诉这个潜在的学生,如果要过良好的生活,他必须考虑他的天性、上帝创造他的目的,然后过相应的生活;正如芝诺所说的那样,他必须顺应自然去生活。这样生活的人不会仅仅追求快乐,就像动物那样;相反,他会使用他的推理能力,去思考人类的状况。然后他就会发现我们被创造的原因以及我们在宇宙的体系中所起的作用。他会意识到,要过良好的生活,他需要好好地发挥一个人的作用,这就是宙斯创造他的目的。因此他就会在德行这个词的古代意义上去追求德行,去努力变成一个优秀的人。他还会意识到,如果他顺应自然去生活,他的回报就是宙斯允诺给我们的安宁。

Show more
ToR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