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lAz boosted

朋友说看我的八字觉得跟我本人不是一个人,我的八字看起来是个物欲很高的渣女。
我:?寡了八年的渣女是吗?

次日,崇史跟平常一样来公司上班,在专利许可部的工位上继续做着不熟悉的业务。对于他在休息日前后请了两天假一事,周围的同事什么都没有问。不只如此,他们无论什么事情都不问他,似乎都在躲着他,唯恐被牵连进去。他猜测这恐怕并非自己的错觉。

读到:如何避免自己变得愚蠢和没人性呢?陀思妥耶夫斯基老师给出了一个建议:悲悯每一个具体的人,不要爱任何抽象概念。反过来,也就是说,一个人越热爱抽象概念,而对每一个具体的人越失去悲悯,那他就越愚蠢,而且越没人性。 ​​​

ToRlAz boosted

怎么看怎么觉得今天抓拍这张猛虎上山图太好了,实际是我在那举着手机等喵正面,烦到喵了。

ToRlAz boosted

这个月花的钱好少诶!!明明还买了健身环!!为什么会这样!!

原来是因为记账记漏了

ToRlAz boosted

好奇对面那个大楼到底是干嘛的,每天每夜上下两部分灯火通明

ToRlAz boosted

这么抢眼的朱红色,忍不住想起Guianan Cock-of-the-rock(圭亚那动冠伞鸟,Rupicola rupicola)……应该是我所知的最不像鸟的小鸟了,反而有点像水母之类的水生生物。希望什么时候能去南美洲看看。

Show thread
ToRlAz boosted
ToRlAz boosted

自建DNS折腾 

最近呜站的头像总是显示不出,一查是ouo.wxw.moe图库域名的DNS解析出了问题。
翻墙的DNS也是非常纠结的事情,经常陷入循环依赖的迷宫
1.要翻墙才能得到无污染DNS
2.机场的域名经常遭到DNS污染
我找到了两个站点,国内可用,利用DNS-OVER-HTTPS技术规避污染
iqdns.xyz/all.html
apad.pro/dns-doh/
但是这两个站点都非常神秘的依旧会污染呜站的图片,怀疑是分流策略的问题
解决办法就是去自己的小服务器上挂了一个dns-over-tls
可是非常一波三折的是,使用的adguard家的dnsproxy有时候会自己挂掉并不稳定,深刻意识到DNS这种基础设施普遍主备还是有道理的。
可是我只有一台海外小鸡,虽然可以再开一个dnsproxy进程,但是依然不够保险.....
突然想起了HN这篇文章
blog.stackpath.com/serverless-
意识到可以用白嫖云函数的方法自建DNS-OVER-HTTPS
选用了阿里的云函数一百万次免费额度+香港地区部署,JS写了一个反代 cloudflare dns 收工。
然而发现云函数虽然运行免费,流量并不免费....虽然很便宜,但是本白嫖王还是有了失败之感。

ToRlAz boosted

“它们并不是严格遵循“四个世界”(即天上世界、仙人世界、人间世界、地下鬼魂世界)或“三个世界”(天上世界、人间世界、地下世界)去刻画。”

摘录来自
汉画像石与汉代民间丧葬观念
黄宛峰
此材料可能受版权保护。

“2004年,俄罗斯士兵在军营附近的垃圾场里发现了一罐神秘的白色粉末,在这之后疾病就缠上了他们。原来士兵们把白色粉末(铊)当作爽身粉擦在了脚上,还加进烟草中吸食,不过他们都奇迹般地幸存了下来”

“氯仿可通过肺、胃肠道甚至皮肤进入人体。一旦摄入,氯仿会被迅速吸收并分布到身体的各个器官上。这会导致中枢神经系统受到抑制,呼吸频率发生变化,心跳不规律,发生肠痛并损伤肾脏和肝脏。长期暴露在氯仿中会导致血液、肾脏和肝脏受到严重损害。即便只有10毫升的氯仿,也足以杀死一个成年人。”

Show more
ToR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